合力泰(002217.CN)

信披不及时,合力泰原董事长文开福收监管函!此前还曾遭公开谴责,公司上半年业绩预降超70%

时间:20-08-11 10:31    来源:和讯

前面曾遭公开谴责,如今又收监管函!公司上半年业绩也不尽如意,预降超70%。

合力泰(002217)原董事长文开福收监管函

8月10日,深交所下发了关于对文开福的监管函。监管函中指出,合力泰(002217,股吧)经中国证监会核准于2017年1月非公开发行14,168.11万股股票。在该次非公开发行过程中,上海丰煜投资有限公司通过“丰煜-稳盈证券投资基金2号”产品认购合力泰非公开发行股票13,745,472股,金额为2.56亿元;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通过“海富通基金-兴业银行(601166,股吧)-长生人寿保险-长生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自有资金”产品认购合力泰非公开发行股票14,209,115股,金额为2.65亿元。

信披不及时,合力泰原董事长文开福收监管函!此前还曾遭公开谴责,公司上半年业绩预降超70%

文开福作为合力泰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时任董事长,于2016年12月先后与“丰煜-稳盈证券投资基金2号”资金来源方一村资本有限公司、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差额补足协议,约定若相关产品参与合力泰定向增发年化收益不足10%,文开福将承担差额补足义务。按照相关协议约定,文开福于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先后向相关方支付了差额补足款合计2.22亿元。前述协议签订、差额补足等相关情况未及时披露,直至福建证监局采取行政监管措施要求文开福公开说明相关情况后于2020年7月25日披露。

文开福还曾遭公开谴责,处45万元罚款

事实上,文开福这不是第一次遭到监管层的处罚了。

8月3日,深交所发布了关于对文开福给予公开谴责处分的决定。经查明,文开福存在以下违规行为:

一、短线交易

文开福作为合力泰原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和时任董事长,2018年6月29日至9月7日期间,安排李某伟、郑某炜、庞某三人使用“陈某雄”中信建投证券账户、“黄某君”新时代证券账户、“卓某燕”安信证券账户、“毛某忠”东北证券(000686,股吧)账户、“熊某华”中信建投证券账户、“童某娜”中信建投证券账户、“包某莹”天风证券账户、“周某民”国海证券(000750,股吧)账户、“何某勇”申万宏源(000166,股吧)证券账户、“胡某1”中银国际证券账户、“万某年”光大证券(601788,股吧)账户、“胡某2”申万宏源证券账户、“戴某亮”申万宏源证券账户等13个证券账户(以下统称“陈某雄账户组”)交易合力泰股票。2018年6月29日至9月7日期间,陈某雄账户组合计买入合力泰股票1.10亿股,卖出6487.37万股,该行为构成《证券法(2014年修正)》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短线交易。

二、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准确

文开福作为合力泰原实际控制人在上述交易发生期间未按规定及时、准确地将相关持股情况告知合力泰,导致合力泰所披露的关于实际控制人持股情况的信息存在虚假记载。

鉴于上述违规事实及情节,依据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4月修订)》第17.2条、第17.3条和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7.2条、第17.3条的规定,经深交所纪律处分委员会审议通过,决定对文开福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此前,2020年3月31日,证监会网站公布的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文开福)(文号:〔2020〕12号)显示,合力泰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文开福存在信息披露违法和短线交易行为,对文开福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证监会责令文开福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45万元罚款;对文开福短线交易行为,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8万元罚款。证监会合计对文开福处以53万元的罚款。

合力泰上半年业绩预降超70%

资料显示,合力泰是集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智能终端核心部件的制造商和方案商。公司主要从事全面屏模组、触摸屏模组、液晶显示模组、电子纸模组、摄像头模组、指纹识别模组、无线充电模组核心零部件、与5G配套的吸波材料、高频材料及配套的柔性线路板、盖板玻璃、背光等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通讯设备、消费电子、家用电器、办公设备、数码产品、汽车电子、财务金融、工业控制、医疗器械、智能穿戴、智能零售等诸多领域。

7月15日公司发布了今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500万元~1.40亿元,同比下降81.74%~73.1%。基本每股收益盈利0.0305元/股~0.0449元/股。

信披不及时,合力泰原董事长文开福收监管函!此前还曾遭公开谴责,公司上半年业绩预降超70%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公司称因新冠肺炎疫情爆发,2-3月份国内疫情期间,全国各地政府相继出台并要求严格执行关于延迟复工、限制物流及人员流动等疫情防控政策,导致公司开工率不足,产能未完全释放,而在2019年新投入的设备折旧及人员工资公司严格按照政策均足额计提及发放,增加了单位产品成本。3-6月海外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在2019年布局的印度生产线在2020年3-5月份基本处于停产状态,2020年6月初印度产线逐步复工复产,对印度公司经营造成重大的影响,同时公司国内对接印度工厂的前段产品产能也开工受限,在此期间相关固定费用未降低,故也同样增加了产品制造成本。由于国际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及中美贸易战影响,公司的主要进口材料TFT玻璃、IC等材料成本进一步上升,增加了产品材料成本,降低了产品毛利。

(责任编辑:邵晓慧 )

看全文